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让思想冲破牢笼……

关注:教育、社会、文化、历史……

 
 
 

日志

 
 

人大“基层代表”的含义和指向更具体了吗?  

2009-12-27 01:14:43|  分类: 社会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大“基层代表”的含义和指向更具体了吗? - Teacher - A Teachers Blog

2009年12月22日新华网报道:“选举法修正案草案进入二审,进一步明确基层代表的含义”。草案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应当具有广泛的代表性,应当有适当数量基层代表,特别是工人、农民和知识分子代表。”这似乎在考虑长期以来百姓和舆论所反映的“人民代表大会”成了“官员代表大会”的问题。12月25日《光明网》评论指出:“‘基层代表’的指向更具体

选举法修正案如上的表述就使“基层代表的指向更具体”了吗?笔者不敢苟同。

我们不要忘了,以往在统计所谓“工人、农民”时是将厂长、工厂的党委书记、村支书、甚至农科所所长、乡长、镇长都算作“工人、农民”的,而科技处处长、大学系主任乃至大学校长、有专业技术职称的局长、书记谁也不能说他们不是“知识分子”(须知,大学校长很多是市级、副市级干部,甚至省示范高中的校长都是副县级干部,由组织部任命)。所以,选举法修正案中的这一表述仍然是模糊的,弹性极大的,是怎么解释都可以的,一切可以人为掌控——按以往的报道来看,把某些县长、局长等官员算作基层代表乃至知识分子民也无不可。所以,在没有给“基层代表”的概念以明确定义的情况下,不论怎么说,它的“指向”不可能明确到哪里去。

“基层代表”的应然定义和全国人大“基层代表”现实状况

何谓“基层代表”?在法律文件或论文写作中,首要一条就是应当对所使用的重要概念、容易引起判断分歧的概念予以界定。概念的内涵模糊不清,就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这是常识。但是今年讨论审议选举法修正案中并没有对“基层代表”做出界定。是疏忽还是“这事儿不好说太细”?不得而知。那么,我们只有以“基层”这一语词的定义和往年一些被称为人大“基层代表”之代表的身份事实为例来说话。

汉语词典中对“基层”是这样界定的:“各种组织中最低的一层,它跟群众的联系最直接”。如果根据这一定义来理解,社会中最低一层的组织应当是社区、街道、村民小组、工厂企业中下属机构及车间班组、科室、中小学校、大学中的院系、医院……而县、镇、局、委一级已经不是“各种组织中最低一层”了,因而似乎不能算基层;因为我们很难想象县级领导、局长、地方人大政协领导——更不用说市长、省长、厅长一类,他们能比“最低一层的组织”与群众的联系更“直接”。

可是,在以往媒体报道人大“基层代表”的访谈、活动时,是将县长或副县长、县市政协委员、局长、镇党委书记、大公司或集团的董事长,甚至还有省一级的信息产业办公室主任等等,都算作“基层代表”的。然而,他们能算是“基层代表”吗?他们是官员还是平民?——诚然,在“基层代表”中也有极个别“村党支书、村长、车间主任”一类;似乎毫无官衔的“基层代表”也是有的,只不过实在是凤毛麟角,只能起点缀装饰作用。

总体来看,一些相当于科级以下小官衔和无官衔的真正的“基层代表”一般只占全国人大代表总数的20%左右,而基本无官衔的代表只占全国人大代表总数不足10%.笔者在《适当数量的基层代表”:毫无意义的概念》一文中有统计图,可以一目了然。这里不重复了。这就是往届全国人大所谓“基层代表”的现状。

笔者不知道,这样的代表构成,是否就是毛泽东所说“让人民来监督政府”的含义?毛泽东此话的意思难道是让各级各类这样一些“官员”来监督政府?在我们的国家里,主体是为官者还是老百姓?国家的主体肯定是老百姓。那么,我们的人民代表大会,究竟应当以基本无官职(无行政级别)的老百姓的优秀代表为主体还是应当以大大小小的官员为主体?如果以各地方大大小小的官员作为人大代表的主体,他们岂不是做着“自己监督自己”这样滑稽的事情?真正的“人民”亦即老百姓难以成为人大代表,人民如何行使监督权?我们常说“人民当家做主”,而要真正实现人民当家做主咋就那么难?我们的人民代表大会是否改为“行政官员代表会议”算了?少数真正的百姓代表算是“特邀嘉宾”吧。这就名副其实了。

选举法修正案不对“基层代表”做出界定,按照以往对“基层代表”的不成文的认定,那么最终也只是“适当”增加了一些级别低一些的官员而已——尤其在全国人大代表中。——这就是所谓“‘基层代表’的指向更具体”?

毫无意义的“适当数量”

怎样的数量算是“适当”的?“适当数量”亦即“适量”——此说法常见于讲烹调的书籍,比如“调味油少许;盐、胡椒,适量”。在法规、法案中出现“适当数量”这一说法,实在令人难以理解,难以执行——难道真是“这事儿不好说太细”?笔者还是想重复曾在一篇文章中提过的一个设问:读者朋友,假如你是某地人大代表选举委员会的负责人,你能掌握得了多少是“适当数量”吗?你能判定得了谁算是“基层代表”吗?所以,这个“适当数量”是毫无意义的概念。因为掌控人大代表的构成比例毕竟不是从事烹调工作。

如此“适当数量”,如此“基层代表”——选举法修正案如果就这样通过了,吾等草民还将被官员代表好几年。笔者一直在想,就根据《宪法》而言,咱社会主义中国应当是人民当家做主,亦即在共产党领导下,老百姓选出官员,官员为老百姓办事,办得好不好,由老百姓监督,老百姓审议他们的工作报告——这大约就是“人民民主专政”的含义了吧?(教科书上说“人民民主专政的本质是人民当家作主”);可啥时候变成了不知由谁任命了官员(也有老百姓选的?),然后官员就一直“代表着”老百姓了呢?然后他们就每年自己监督自己,自己审议自己的工作报告;“人民代表大会”和“行政官员代表大会(扩大)”性质是一样的吗?这也叫“人民民主专政”?毛泽东好不容易找到的防止人亡政息和政权兴衰“周期率”的法宝、新路还要不要呢? 目前这样的人大代表官民比例的实际现状就是毛泽东找到的“让人民来监督政府”的“法宝、新路”?

呜呼!如此“适当数量”,如此“基层代表”……□

----------------------------------------------

相关链接

中国经济网2008年报道:基层代表谈农村网络建设(看“基层”一例)

应学俊:人大代表“官、民”构成比例失衡现状必须改变另一网址

光明网评论:“基层代表”的指向更具体

  评论这张
 
阅读(25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