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让思想冲破牢笼……

关注:教育、社会、文化、历史……

 
 
 

日志

 
 

●中国地震预报:恩怨情仇·政治考量·系统混乱·技术尴尬  

2008-11-07 03:28:53|  分类: 社会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地震预报:恩怨情仇·政治考量·系统混乱·技术尴尬
——读《南方周末·地震预报的中国“江湖”》有感
(作者:应学俊)

    

“5·12”汶川地震过去快半年了。10月上旬,逃过了地震劫难的北川县委农办主任董玉飞却因无法承受多重压力而自杀身亡!沉醉于奥运狂欢的国人震惊、无语,再次回到半年前那场灭顶之灾的汶川地震情境……汶川地震这一毁灭性灾难带给当地民众的创伤是我们难以完全深切体验到的。在国家最高立法机关认真讨论有关地震预报的立法问题时,《南方周末》发表了《地震预报的中国“江湖》大块文章(以下简称《江湖》),详细报道了中国地震预报的历史与现状,笔者以为还是比较客观、全面的。

 

本文标题中的几个关键词,虽然在《江湖》一文中都有所涉及,但有些问题的阐述还是含混的或有意略写带过的。这是笔者认真阅读全文后的实际感觉,比如:地震预报水平不过关之“技术尴尬”,究竟是妨碍地震预测、预报工作的首要原因还是某些人的观念问题是首要原因,这就是很值得探讨的问题……

 

     一、中国地震预报的“恩怨情仇”之阴影并未因不予追究而消解

    其实,主要由唐山大地震的漏报而带来的“恩怨情仇”、主流学派对于非主流研究的排斥实际成为中国地震预报的极大障碍之一
    在海城地震成功预报的辉煌之后,迅疾而至的是令人瞠目结舌的唐山大地震,24万人的生命灰飞烟灭——于是,“地震无法预测”的论调产生了——只有这样才能使从上到下获得心理上的某种平衡;于是,所有地震预报便被以种种理由忽略、不屑一顾甚至嗤之以鼻;对所有成功的地震预报统统称之为瞎猫碰死老鼠式的“巧合”,强词夺理地证明“地震是无法预测的”;这种对地震预测预报的忽略和嗤之以鼻延续到今年的汶川地震,延续到汶川地震后央视的某些访谈节目。影响和流毒不可谓不深远。地震预报的“恩怨情仇”并未因政府、领导免于追究而消解,倒是危害长久!

    《唐山警世录》的作者张庆洲说得好:“地震局没有能够预报唐山地震是可以原谅的,但对下面不断上报的监测预报紧急意见迟迟不予重视不组织认真的会商,这样的态度是可理解的。如果认真做了该做的一切,而没有预报出来,这是可以谅解的。”(大意)尽管中国地震局原分析预报中心第一任主任梅世蓉(已退休)至今仍然坚持地震不可预测的观点,但也无法解释当年唐山地震前对如雪片般纷至沓来的监测预报意见迟迟不组织会商、连听汇报的日期也一推再推的官僚主义态度。 

    2005年,“凤凰卫视·社会能见度”栏目拍摄了《唐山地震29周年祭》专题片,我们倒非常希望看到梅世蓉对黄相宁(当时与梅世蓉一起向华国锋汇报震情的地震专家之一)以及众多接受采访者在该片中所叙述的当年实情予以回应,或者也上电视来一把“口述历史”,将当年的细节实事求是地一一道来 ——不仅仅是为了“恩怨情仇”,倒是为了未来千百万百姓的生命安全。

    “主流学派、观点”对非主流的排斥是事实存在的,只要做过某种科研工作的人大概都不会否认这一点,这不仅仅限于地震研究界——距唐山不很远的青龙县在唐山大地震中基本平安度过,这样一个重要的值得总结和表彰的地震预报、防震抗震的成功范例,为何尘封十七年以后(1995年)才得以公诸于世?而当年刚刚就此发出一个简报,但立刻就被“上面”要求收回——这就是一个最好的说明。而且截至目前,几位非主流学派、观点的部分网页还时见“该页无法显示”之类的屏蔽、“封杀”, 这也是一个非主流学派和观点遭到排斥的证据。

    令人迷惑的是“地震不可预测、预报”的“主流观点”在汶川地震后仍然在国家电视台(央视)通过地震局“首席预报员”张永仙等专家之口继续宣扬,甚至不惜请来非地质专业出身的“科学打假斗士”方舟子捧场——名为“对话”节目,但并没有任何不同观点者到场对话,这也足见“主流学派、观点”之强势和坚守的决心。(参见笔者另一篇相关文章

    正由于地震的短临预报是一个世界性难题,理论上一时难以突破,所以国家乃至省一级对于主流、非主流、专业、非专业(群测群防)的监测、研究、预测就应当予以重视——尤其是在某一地区的监测、预报意见逐渐增多的情况下,如果是抱着对人民高度负责的态度,就应当高度重视,及时组织认真的会商、研究——这才是符合逻辑的。而因为地震预测预报理论上没有突破,担心“虚报”(错报),引起恐慌和混乱,于是便坚持“地震不可预测”论,连中长期预警也不做,且对坚持地震预测研究的人和事一概取不屑一顾甚至否定的不予理睬的态度,这是毫无道理也是不合逻辑的,这是对百姓生命安全的冷漠。而1966年邢台地震后,时任国家地震局地震预报室主任,后来成为分析预报中心首任主任的梅世蓉曾告诉媒体,当时专业队伍和群测群防是两条线他搞他的群测群防,我们搞我们的分析预报。”(见《凤凰周刊·中国地震预报系统调查》)这足以看出梅世蓉对群测群防不屑一顾的学术态度。

    汶川地震发生后,中国地震局的专家作客央视科教频道,对于南北断裂带的分布配以动画示意分析得头头是道,给人以“成竹在胸”之感;可是,专家们关注过四川、甘肃一带从07年3月到08年汶川地震前这一阶段县市级小震逐渐频繁的情况吗?(参阅本文后的资料)在央视节目中为何不说一说?难道每个地区都会像那些地区一样一个月内发生十多次小震吗?这只能解释为“地震不可预测”论在作祟——压根儿就不打算做预测和预报。

    所以,由唐山地震的漏报而带来的“恩怨情仇”、主流学派对于非主流研究不同观点的排斥、对群测群防不屑一顾实际成为中国地震预报的大障碍之一。这一判断是可以基本成立的。

    二、政治考量与系统混乱

    不论是地震部门或政府,管理一个国家、一个地区,是以人为本还是以“国家机器”的稳定或某些人的乌纱帽为本,这是带有根本性的原则问题。以人为本,以民为本,其决策选择是一个样;以“国家机器”的稳定亦即“政治考量”或个人乌纱帽为本,其决策选择自然是另一个样。在唐山大地震的预报问题上,除了地震学术门派相斥的问题,除了官僚主义的老爷作风外,政治就排在了相当重要的地位……
    在地震预报问题上,如果坚持以政治作为考量的第一标准,预报或预警就是艰难的。如果以人文本、以民为本,对于地震预测、预报这一难以决断的事情,其选择就可以是多样的、灵活的。
    唐山大地震中青龙县勇敢地决定发布众多监测已经明确显示的临震预报,当时的“父母官”就说:“如果报错了,我向老百姓鞠躬道歉,大不了我摘去乌纱帽,可是如果真震了,我是无法交代的!”这是近乎豪言壮语的宣誓,老百姓需要这样的官,需要这样的政府——结果,青龙县全县幸免于灭顶之劫难——这就是以人为本、以民为本的典范。如果我们的政府地震部门能够以人为本、以民为本,如果能够摒除“地震不可预测”的观点,如果能够摒弃“主流、非主流、专业、非专业”的门槛,给“成竹在胸”的南北断裂带相关地区做一中长期地震预警(不说预报,更不说短临预报),加强这些地区 的防震抗震准备,汶川地震的损失将会小很多,这该是显而易见的。
史上最牛的希望小学”等汶川地震中成功抗震的事迹(相关视频链接)就是最好的例证。 

    值得肯定的是,《南方周末》的《江湖》一文,还是披露了国家地震预报系统、体制上存在的问题。这是有助于国家地震预测、预报工作改进的。

    2005年1月30日,十多名地震局专家曾联名给中国地震局全体党组成员写信,反对地震局分析预报中心的拆分撤销。南方周末记者获知,写信者直接说,“分析预报中心撤销后,效果基本上是负面的,使原本就很困难的预测预报工作更加困难。”——地震预测预报如此重要,地震局分析预报中心为何要撤销?这已经违反了正常的逻辑。我们有理由推测,这正是“地震不可预测”论所导致的结果。请看,《江湖》一文还披露,武汉、兰州两个力量很强的地震研究所也被撤销了,这明显也是地震预报“不可为”的思想导致的产物。也就是在上述这封信中还写道:强震危险正向中国逼近,“近年来,我国学者反复强调在南北带(编者注:即通常所称的‘南北地震带’)上存在发生强烈地震的危险性,但危险地点何在?没有人能做出令人信服的判断,每次会商结果都是多个信度不清的危险区。如果未来的强烈地震……甚至落在南北带上我们未曾指出过的地方,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此次汶川大地震,也便是发生在信中提到的南北地震带上。地震之危险已经被看到,地震局分析预报中心为何要撤销呢?这不是“地震不可预测”论在作祟又是什么呢?

    三、地震预报方面技术上的尴尬

    “技术尴尬”——准确预报地震的困难——其实,这是无须论述尽人皆知的问题,谁也不会苛求准确。我们还可以说,正因为人类在地震预测的认知方面还有很大的局限性,所以我们就更不应当排斥和随意否定潜心研究的所谓“非主流”学者之理论和民间的一些监测实践,这才是符合逻辑的。中科院院士陈运泰引用了著名科学家、液态燃料火箭发明人戈达德的一句话说得好:慎言不可能,昨日之梦想,今日有希望,明日变现实
    面对未知领域妄言“不可能”,这本身就显得非常无知,不管他是教授抑或什么专家——何况在专家、学者、民间中还有很多成功探索的例证。

    观念的正确才能带来决策选择的正确——中国地震的预测和预报(或曰预警),只有以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解开“恩怨情仇”,在地震预测、预警中贯彻以人为本、以民生为本的原则,理顺地震预测预报系统和体制,打通政府、地震研究部门、民间学术探讨之间的“墙”,才能在理论、技术层面尚显“尴尬”的情况下,适时给老百姓以中期或短期的地震预测、预警信息——甚至像日本那样提前十秒、二三十秒通过多种公共电子媒体发出临震预报——乍看没啥了不起,其实这是目前地震预测预报水平下很有力的“临门一脚”——这样才能将地震给人民和国家带来的损失降到尽可能达到的程度。

    唯此,地震预报的中国“江湖”之水才可稍稍清澈……

    “让逝者安息”不应当仅仅是一句廉价的语言,政府和地震部门必须拿出行动来,在地震预测、预警方面以崭新的姿态走出新的路子,汇集一切力量,打破学术壁垒,在已经取得理论和实践突破的基础上,在继续探索中让“地震不可预测”论见鬼去!如此,才能使人民和国家有效抵御天灾,才能告慰在唐山、汶川等历次地震灾害中遭受灭顶之灾的亡灵,告慰地震灾区幸存的人们,告慰在汶川大地震中失去12岁的儿子及另外几位亲人的农业部抗震救灾先进个人称号获得者——北川县农委主任董玉飞,让他“好好休息”…… 

                                                              2008年11月7日凌晨

相关链接】▲ 视 频凤凰卫视·社会能见度—唐山大地震29周年祭

    ▲ 请不要避实就虚 避重就轻——  央视“对话”:一次无法让人信服的“对话”

    ▲ 回复网友“踏雪柔情”对本文的评论

--------------------------------------------------------------------------

 资 料 索 引:

08年4月3日:甘肃省召开2008年防震减灾工作领导小组会议(中国甘肃网)

绵阳市防震减灾局:2007年3月地震目录

绵阳市防震减灾局:江油08年2月24日2.9级地震引起各级的高度重视

绵阳市防震减灾局:北川对07年12月6日2.9级地震迅速反应

07年11月:绵阳市地震局领导率领专家到江油考察小震群活动区(图/文)

07年11月:江油近期小震频发,绵阳、江油两级专家会诊

论坛帖/不作为论据,仅供参考:北川幸存师生:地震前大地经常摇晃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